『无论你要去往何地.』

© 墨华绫
Powered by LOFTER

【咎安】初来乍到

是对他们初到庄园的臆想
有监管内部沙雕ooc
——————————

  庄园今天迎来了新的客人。
  
  暴雨令人体寒,惊雷更添胆颤。在这样恶劣的天气就算是被恭恭敬敬叫做“监管者”的那几位也没功夫出门去,所以当脚步声从门口拖沓进来的时候,这些难得偷闲的怪物们都瞅了过来。
  
  好家伙,这新的监管者生的纤细高挑,一身如染了水渍的白衣却得体漂亮,眼眶深凹,使得那抹紫幽暗如深渊,黑与白扭着缠着从他的头顶垂落成一根细长的辫子,腰间的罗盘和手里那柄油纸伞明显是东方人的玩意儿,同为东方人的美智子小姐将折扇收入和服的宽大袖口中,站起身来走进他,细碎的打量起这位监管者来。
  
  “你好。”这新人开了口,声音如放缓...

范无咎,一个凭实力刀短的监管
(你就不能学一下你哥好好拿伞么
私心咎安tag

【咎安】兄长

臆想他们来庄园前的故事
没有很明显的cp向,只是想看两个孤独的人相互救赎
静待官方打脸
——————————
  “兄长!”
  
  黑发的稚童举着红彤彤的糖墩,小辫儿随着跨过门槛的动作一甩一甩的,在桃花木桌前写着字的少年抬起头来,一身的白衣宛若素雪庄严,叫稚童不敢在面前随意。“你又偷懒了,无咎。”少年将狼毫搁在砚上,转身看见他手里的零食,便是笑着拿过,故意举高了看他着急跳起来够的样子。“而且你又去买那个老头的糖。”谢必安看着范无咎咬着嘴唇眼里水光滴溜溜的打转儿,便把他抱到膝上,将糖墩儿塞回手中。“一个铜板一个,可便宜着呢,亏不了。”范无咎咬下最顶上的一粒,咬碎薄薄的糖壳后酸涩的红果被他吐在桌上,谢必安...

【佣医】逢(3)

*主佣医,也有杰园成分,出现打tag
*请对文中人物姓名有疑问的小朋友移步百度第五人格人物档案
——————————

  莉迪亚是被奈布摇醒的。她正好梦见了晕染了血色的墨黑,撕裂的披肩不能给她温暖,她本能的靠近身边的热源,奈布没有推开她,取暖是互相的,他也依恋她的体温。只是,她的眉头皱得愈来愈紧,无可奈何之下奈布只得暴力使暖和的少女放开自己。“你哭了。”奈布依然抱着她的肩膀,但仅仅只是作为防护,再也没了往怀里带的意思。“还真是,不好意思。”莉迪亚眼里还带着疲惫,手指在奈布的小臂落下了凉意。脸上是没有眼泪的,她比他清楚,只是在看到自己醒来后那双惊慌失措的眼睛,需要一个移开视线的理由。
  
  “还睡...

【咎安】之前

  黏腻而不透光的深黑色。
  
  谢必安躺在这样的黑色里,任它们蠕动着包裹四肢,爬上脸颊。我应该是赤裸的。他这么想,因为腹部也有了冰冷滑腻的触觉,他不适的想要把它们弄下来,可是其余的黑色吞着他的手臂,他动不了。于是他也就放弃了挣扎,无所谓的任自己下陷,像是沼泽吞噬倒霉的旅者。
  
  黑色温柔的亲吻他的面部,冰凉凉的附着在左颊,像打散的墨水一般开始蔓延,在路过发际线时,谢必安感到它从头皮坠落到发梢。要做无用功吗?他这么在心底嗤笑着,华夏的人原本就是黑发,鸦羽般的落下,梳洗后不说有光泽,至少柔顺黑亮,这不过是多余之举,染黑了他的躯干就好。
  
  黑。
  
  突然从心脏最不起眼的角落冒出这个微小的字...

置顶

跑跑姜饼人:
药饮>火海=探莓>摇滚薄巧
世界中心气泡饮和海妖精
以上不拆逆,其余均博爱

第五人格:
佣医>咎安>魔慈=杰园
我的天使是艾米莉
宿伞偏爱必安
以上不拆逆,吃不下别的安利了

es:
涉英only
我永远喜欢伏见弓弦,永远不吃弓弦相关cp

称呼同ID,阿绫或者绫绫都可以

谢谢喜欢♡

他说,我给你讲个故事。

他说曾经也有人和他小心翼翼的接吻,和他毫无肉体依赖的拥抱,说爱他,捧着他的手奉上戒指一枚。他还带着,银环上面是抹开昏褐色调的烟晶石,沾着点儿他发尾的金,挺好看的。他把烟从左眼旁边拍散,露了吸引我的漂亮翠绿。他说,我爱他。

一口英伦腔咬的标准,我听出戒指的主人是个男性。

他死了吗。我放下调了薄荷与香槟的特饮,支着下巴看他。酒吧早就打烊了,现在是清晨,他似乎也有了倦意,领口凌乱不堪,是被大胆的姑娘们肆意妄为的战场。他却是点头道,对。

不是哪个国家都能接受我们。他说,他垂着眼帘,金色睫毛模糊在昼夜交汇的暗影里。世人说我们恶心,说我们应该去死,说我们畸形扭曲。他又为我调...

“在这儿待多久?”

红漆门上狮头嘴里叼着的铁环带着常年在水边待久了的潮气,气泡饮伸手拉开后抬回来嗅嗅,一股子锈味儿。“这江南水乡,泛舟赏莲可都是好地儿,怎么就急着回去?待你伤好些,再看看战乱是不是沉了,我们再回北平……”后面进来的药草反手关上门,见他望着自己,心虚的撇开眼睛:“……回家。”

气泡饮这才弄出点笑容来看他。他八岁起就被摁着脑袋学约摸他这个年纪才会培训的东西,看人准的根本不需要什么八九不离,十打十稳。他的伤和战乱这二者哪个重要心底里镜子似的明晓得很,但药草这随意讲着,却是把顺序调了个头儿,得先伤好再回去,否则就算帝国投降也不会带着他舟车劳顿。回家吗。气泡饮脱了白手套插在风衣兜里,...

【药草气泡饮】蛊惑之香(R18)

ABO背景下双A车,链接走评论

【佣医】逢(2)

*主佣医,也有杰园成分,出现打tag
*请对文中人物姓名有疑问的小朋友移步百度第五人格人物档案
——————————

  少女的睡眠浅的和他一个走在死亡边缘的人相仿这件事让奈布觉得异样。清晨的露水潮湿,爬上他贴近地面的衣料,少女依偎在他的臂弯,睡的香甜,他早在日光抚上眼睫时醒来,小心翼翼的将她眼前的阳光遮去了,他以为她会睡很久,但麻雀的第一声啾鸣在头顶落下时,她伸手推开了他。“早安,萨贝达先生。”她将微乱的长发扒到肩后,露出发红的耳垂,奈布看看她,只点了头,腹部的伤口在这种情况下恢复的已经算是良好,已经不再有血顺着走动的路径流淌。“启程吧。”他站起来,将破破烂烂的布料留在少女身上,没了人体的余温...

1/9